Blog

安省政於2016年3月8日通過132法案:停止性暴力和騷扰行為法案,這法案的根基修改了几個法案以支援性暴力的幸存者,并解除性騷扰。明确地,《職業健康和安全法》和《2006年住宅租賃法》因而受到一些重大的改變。新政策由2016年9月8日生效。

職業健康和安全法

雇主現今需要制定政策處理工作場所騷扰包括性騷扰。雇主也必須通知雇員關于此政策。如果雇主或管理人被雇員指控騷扰,此政策必須給員工一個方法舉報騷扰給雇主或管理人以外的人。當收到騷扰舉報,雇主必須作出調查,然後提供書面騷扰舉報調查的結果。不然,勞工局的調查員就會命令雇主要聘請一個不偏袒的中立第三方作申訴調查。雇主必須确保所有涉及的人的個人識別信息都會保密。

2006住宅租賃法

在132法案通過之前,有一年或鎖定租約期限的租客如果是家暴和性暴力受害者難因逃离暴力為由可無須負上法律責任提早解約。因此受害者被迫要繼續和他們的施虐者一起住。

法案132修改了《2006住宅租賃法》允許在該住處遭受家暴力和性暴力的受害租客可以給房東至少28天的通知提早解除租約。受害者在通知的28天內搬出,租約就會結束,受害者搬出后不需為提早毀約負任何法律責任。

給房東通知上必須解釋房客所經歷的暴力問題。房東要确保這些信息是保密的,如非法律要求,不可揭露給任何人。如果受害者是聯名租約的租客之一,哪麼受害者可以直接通知房東自己搬出而不需通知其他房客。房東要等受害者搬出後才可告知
其它留下的租客。

比如,李女士和她先生共租住一個單位。他們有一年的租約,并且已經在那一起住了半年。在一天晚上,她被丈夫施暴。翌日,李女士給房東提供搬出通知,在通知里面,李女士說明她被丈夫施暴。房東必須接受李女士搬出通知,同時不能向她丈
夫揭露直至她搬出為止。李女士在28天通知期限搬出,不需為毀約負任何法律責任。不過如果受害者沒有在28天通知期限搬出,通知作廢。

住宅租賃法的租金管制豁免條例

背景

住宅租賃租金管制法,禁止房東隨意加租超過每年法定的加租管制指標。今年(2016),的年度加租管制指標是2%。就是說如果沒有向房東与租客裁判處申請批准,房東只可最多加租2%。此外,房租只可以每12個月增加一次。但是,租金管制規則有一個豁免條文可能會影響你租的單位。

根据住宅租賃法第6(2)條,樓房在1991年11月1日前沒有用作住宅的樓宇是不受住宅租金管制法的控制。如果租住的住宅樓房是在1991年11月1日后建的,房東不受法定年度加租管制指標,可以隨意加租收取高昂租金。這就產生兩個級別的租客:有些受租金管保障和不受租金管制保障的租客。

陳女士是一位只有固定收入的長者。她租住的公寓是在1991年后建的大樓,每月租金是$800,這租金花費已超過40%她的每月固定收入。她居住地區的市場租价最近上漲,一個房間公寓的租价是$1250。因為不受住宅租賃法下的租金管制,她的房東給陳女士通知加租$450, 即是加租56%。這樣陳女士就要花費超過60%收入在租金上,因此她付不起房租,被迫要另找房子搬。如果她租的地方是受房租管制的保障,那么房東只能加租2%,也就是$16。

推動立法改革

租金管制豁免明顯偏向保障房東的權利。這似乎也違背住宅租賃法的目的,就是保障租客不受非法加租和迫遷。這個豁免帶來很大影響,安省爭取租戶權益中心估計在2013年度,有5.5万到6.5万人受這個條例影響。這個問題亦引起一些政客的關注
,因而想設法修改這個條例漏洞。在2013年,多倫多市議員Anthony Perruzza向執行委員會提出動議要求省政府收改法律讓所有出租住宅都受租金管制的管轄。2013年6月4日,NDP 省議員Cindy Forster, 時市政事務和住房的評論家,提出82草案(Bill82)想修改住宅租賃法第6(2)條 – 租金管制的漏洞。可惜并非所有政客都支持租客,前任市政事務和住房部長Linda Jeffrey在2013年4月29日Canada.com的一篇文章發表說:

當初提出1991年后建的租金豁,一直仍然被維持著,是為了鼓勵私人房東建造新的租房設施。這种鼓勵不僅幫助增加租賃住房存量更對房產建筑行業創造工作。因此,對這种激勵的任何變化都會對租賃住房部門,經濟和創造就業產生不利影響。所以,對這個鼓勵作出的任何改變會對租房市場,以及經濟和就業,都會帶來負面影響。

最可惜的是,2014年選舉令狀的下來導致82草案被埋沒。現在 Davenport NDP 省議員Jonah Schein 也加入此運動推動要求省政府關閉這漏洞,但修改法例的新草案尚未重新被提出。

現在,租住在1991年11月1日后建造樓房的租客需要知道這個租金管制的豁免,因為他們可能受到影響。

社會福利政策改變

安省結束從社會福利金里奪回子女撫養費. 目前子女撫養費在社會福利金制度中被視為收入,并以一對一方式從福利中扣除。

由2017年1月1日,安省殘疾支援福利以及由2017年2月1日,社會工作福利援助開始將子女撫養費和退休金孤儿福利款行被視為收入豁免。子女撫養費將不再需分配支付到安省社區和社會服務部。

配偶贍養費不會受收入豁免,社會福利申請人仍需追討贍養費作為獲取福利金的條件。不過,贍養費將不需分配支付到安省社區和社會服務部。

在2016年6月29日的新聞發布中,社區和社會服務部宣布此豁免將提高19,000家庭的月收入,大部分是單親家庭。符合資格并正在領取社會福利金的家庭將收到平均$282的子女撫養費收入。

藥物卡的改變

現時領取工作社會福利援助(OW)和安省殘疾支援福利 (ODSP) 人士是有一張紙的藥物卡,其卡被政府廉价房屋用作确認房屋補助的受益人的資格。

在2016年12月1日開始,安省將不再發行紙的藥物卡給那些已有安省保健卡人士,因為他們將可用保健卡獲取安省藥物福利項目。在与安省社區和社會福利部門商討后,在12月后部門將提供該用戶資料給房屋處确認受益人的資格。

就業保險金的新改變

在2016-2017年中,聯邦政府對就業保險金實行一些重大的改變。以下是可能影響你和你的家人的一些改變:

兩周的等待期將縮短為一周

由2017年1月1日開始,發放就業保險的等待期將從兩個星期減少為一個星期。對申請人來說,這是個好消息可以另他們可失業的時候快點領到錢。

撤消初次或再次投入勞動人士的工時要求

以前,初次或再次投入勞動力人士需要至少910小時的受保工時才符合資格領取就業保險金。在2016年7月3日開始,這個要求將被撤消。現在所有住在同個地區的申請人需要同樣的工時要求 (420至700之間的受保工時)。

延長領取就業保險期間的工作試驗項目

聯邦政府將延長目前正在實行的領取就業保險期間的工作試驗項目直到2018年8月。這個試驗項目允許工人賺的每一塊錢保留50分的就業保險,直到最多95%的每周收入。

撤消一些尋找工作的要求

由2016年7月3日開始,一些就業保險金的尋找工作的要求將被撤消,比如強迫工人搬出他們居住的地方和接受薪金較底的工作。但是現有的其他的尋找工作要求仍然保留。

領取者在領取就業保險期間必須繼續保留尋找工作的記錄,包括報紙或网絡上的工作廣告和自己記錄。

總割的來說,就業保險金的新改變有利於失業人仕可以快點收到錢。這個試驗項目允許工人在領取失業金的時候可做兼職或短期工以補充收入。

老年保障金申請程序的簡易化

2016年10月31日,家庭儿童及社會發展部部長Jean-Yves Duclos 宣布,在老年保障金的自動注冊方面的進一步工作得到落實后,更多的老年人現在無需申請便可以領取老年保障金。

要聞速覽

老年保障金(OAS) 項目是加拿大退休金系統的第一支柱。OAS福利力求為老年人提供一定的收入保障,從而承認老年人為加拿大的社會和經濟所做出的貢獻。除了OAS的基本養老金外,該項目還包括了OAS的其他類型的福利,這些是為加拿大低收入老年人提供的額外支持,其中包括保證性收入補充(GIS),津貼和喪偶者津貼。

加拿大就業及社會發展中心的老年保障金服務的改進戰略,目的在于使OAS項目的發放更加現代化,其中包括,改善對符合條件的加拿大人包括弱勢個体的服務,同時提高OAS福利審理的效率。

老年保障金的自動注冊 – 階段1和階段2

階段1
OAS自動注冊的第一階段的實施開始于2013年4月。在這一階段,加拿大居民凡是64周歲,正在領取CPP或者QPP (魁北克省)退休金、殘疾或喪偶福利金,累計參与繳納CPP或者QPP達到40年或以上,并擁有加拿大家庭住址的人,便可以被自動注冊到老年保障金項目中。

在政府相關部門已經掌握的,包括出生日期和社會保險號等信息的基礎上,通過自動注冊第一階段的實施,約45%的新受益人無需自己申請,便被自動注冊到了老年保障金的基本養老金項目中。

階段2

于2016年10月31日被宣布的第二階段自動注冊的實施,是在第一階段的基礎上進行了擴充,使得自動注冊流程延伸至如下人士:64周歲,目前尚未領取CPP或者QPP,但累計參与繳納CPP或者QPP達到40年或以上,并且在每一個CPP或者QPP的繳納年份內,該人士都向加拿大政府進行了有效的加國稅務上報。除此之外,部長還要求該人士在最近一次可能的稅務上報中以加拿大居民的身份向加拿大稅務局進行了稅務上報。

老年保障金的自動注冊流程為眾多老年人減去了負擔,使得他們在65歲時無需申請便可開始領取老年保障金。在2016年10月31日宣布的第二階段自動注冊流程啟動后,預計約有50%的新受益人將無需申請便被自動注冊到老年保障金的基本養老金項目中。

Enter your keyword